欢迎鬼友鬼迷们来在线阅读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家里鬼故事,长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
手机阅读

鬼船嫁衣

2021-07-19 09:29:04 阅读 :

1、七年前的呼救声

那艘船出现之前,停电了。

扎两目村一片漆黑。

其实,没停电之前也是一片漆黑。

夜深了,都睡下了。

只有王响响还睁着眼。他正在临摹一幅油画,雷诺兹的《斯潘塞伯爵夫人乔治娜及其女儿乔治娜》。他是一名画家,没什么名气,自己的画卖不动,靠临摹一些名画为生。他在网上卖画,别人让他画什么他就画什么。

停电的那一刹那,王响响的手抖了一下。

伯爵夫人的脸一下就花了。这幅画明天要寄出去,可是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刻画。他很着急,决定去配电室看看是不是跳闸了。

配电室在村子西头。那里是一片盐碱地,长满了芦苇,里面有大大小小的水鸟,还有一些怪异生物,十分荒凉。除了电工,很少有人到那里去。

王响响有配电室的钥匙,电工给他的。

四周很黑,刮着冷飕飕的风,有一股咸腥味。十几米之外,有一对绿幽幽的眼珠子,可能是野狗,也可能是野猫。它一直跟在后面,不远离,不靠近。

王响响四下看了看,看到了那条小路,高一脚低一脚地走过去。

配电室距离他的家有一里地。

他一边走,一边想那幅画。很少有人喜欢雷诺兹的画,论名气,他比梵高莫奈毕加索差远了。也许,那名顾客是一个真正懂油画的人,王响响想。

一些会飞的东西在黑暗中扑棱着翅膀。它们总是一副表情,不喜不悲。王响响走出一段路,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对绿幽幽的眼珠子还在身后。

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直立行走。

配电室是一间平房,旁边竖着一根很高的电线杆,一个黑影蹲在上面,扯着脖子“嘎嘎”地怪叫,不知道是什么鸟。

门锁着。

王响响用钥匙开了门,拿出手机照了照,发现电闸没有异常。停电的原因一下子变得深邃起来。他有些失落,悻悻地往回走。他早已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画画。没有电,什么都做不了,黑夜一下子被拉长了。

老天又黑了一些,似乎是在掩饰什么。

大海在几百米之外,海水无聊地拍打着岩石。

他忽然想去海边转转,不是为了寻找灵感,只为打发时间。

海边有风,潮乎乎的。脚下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能是一只螃蟹。岩石上拴着一条破船,是木棉家的。她的丈夫前几年死了,没人打鱼,那条船就闲了下来。

王响响坐在船头,定定地看着大海。

那一对绿幽幽的眼珠子在十几米之外,定定地看着他,不远离,不靠近。

一年前,他的父母去世了,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不饿不困的时候就画画,挺好。

如果有一个女朋友,那就更好了。

王响响还穿开裆裤的时候,他的父母给他定了一门娃娃亲。那门亲事有开玩笑的成分。女孩是他的邻居,叫水纹。她比王响响大一岁,是市里一家报社的记者,最近也在村子里,不知道在忙什么。

前天,王响响去买东西,在路上遇见了她,随便聊了几句。临分手的时候,他开玩笑地说起了那门亲事。她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笑。

王响响兴奋了三天。

三天之后,还是一个人,一间屋子,冷冷清清。

这些天,王响响一直觉得有点怪,不是水纹有点怪,而是这个世界有点怪。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总结了一下,五件小事有些怪异,按时间排序如下:

五个月前,他收到一个包裹,来自千里之外,寄件人一栏空白。打开,里面是一件红嫁衣。那不是他买的东西,可是发货单上却写着他的地址和名字。现在,那件来历不明的红嫁衣还在柜子里。

三个月前,他去县城买油画材料。等车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女人靠过来,定定地看着他。他以为她想要钱,就给了她一个硬币。她没接,沙哑地说了一句:“你身上有一股邪气。”说完,她叹了口气,轻飘飘地走了。

一个月前,他去镇上寄一幅画。有一个戴口罩的女人也要寄东西,正趴在柜台上填单子。他也填了一张,和那个女人一起递进去。邮递员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狐疑地问:“你们寄给同一个人?”

半个月前,他正在吃晚饭,一个穿迷彩服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院子,木木地问:“有柴鸡蛋卖吗?”他的脸很黑,皮肤粗糙,有岩石一样的质感。扎两目是渔村,从没有人养过鸡,他竟然上门收柴鸡蛋,这很可疑。

一周之前,他躺在床上,闻到了一股腐臭味。他找遍了每一个角落,最后在床底下发现一只死鱿鱼。他从没买过鱿鱼。它是从哪儿来的?

怪事离他越来越近,已经从千里之外到了床底下。

白天,睡不着的时候,王响响躺在床上,仔细梳理这些怪事,没发现它们有一丝一毫的关联,这让他更加困惑。

这到底是怎么了?

或者说,到底要发生什么事?

王响响的性格像他的画风一样,细腻而沉稳,心里容不得一丝不正常地方。他不怕鬼,不怕僵尸,不怕血腥,只怕生活中一些反常的细节。

比如说,睡觉之前,你把两只鞋子整整齐齐地摆在床前,醒来后却发现它们一前一后,像是有人穿着它们走了两步,而那个人不是你。

再比如说,你梦到一个面目阴沉的男人,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你。他穿一身很旧的黄布衣服,戴一顶棉帽子。第二天,你出差去外地,走在路上无意间一回头,看见身后有一个面目阴沉的男人,他穿一身很旧的黄布衣服,戴一顶棉帽子。

恐怖藏在细节里。

恐怖藏在巧合中。

开始,王响响害怕那只死鱿鱼。再后来,恐怖开始慢慢地往外延伸,一直到了千里之外——是谁给他寄来了红嫁衣?他觉得,看不见的恐怖才最恐怖。

这些天,他一直在想这些事。

他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张模模糊糊的脸,像是女人,又像是男人。那张脸上有一对巨大的眼珠子,悬在半空,定定地看着他。

风毫无预兆地停了。

海面变得十分平静,一块块岩石在暗黑中张牙舞爪。海天之间,一片死寂,只有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王响响忽然看到了一艘船。

它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静静地浮在海面上,一点点地飘向岸边。它的速度很慢,就像一个垂死的老人。

王响响直直地看着它,不知所措。

它终于飘到了岸边,搁浅了。

王响响慢慢地走了过去。

 1/25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鬼故事标题:鬼船嫁衣 - 长篇鬼故事
本鬼故事地址:http://www.niucheng.cc/changpianguigushi/1678.html

上一篇鬼故事:鬼车 下一篇鬼故事:地府刑场

相关鬼故事文章

  • 现代驱魔人之卖鬼

    【现代驱魔人之卖鬼】简介:“哥!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好端端地带我来看什么心理医生啊?”副驾驶座上一位20岁左右的一位美女寒着一张脸,不停数落着旁边正在开车的一位青年男子。“别急别急。”王昊一边陪着笑脸...

    2021-08-02 长篇鬼故事
  • 灵魂的专利

    【灵魂的专利】简介:奇怪的招聘我照着报纸上征人广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是一个沉稳却又透着老迈的男性声音。我跟他说我看到了他的征人广告,并且询问关于工作的相关事项。因为他的广告相当奇怪,只在小小...

    2021-08-31 长篇鬼故事
  • 绝色鱼

    【绝色鱼】简介:周六的上午,楚风提着医用工具箱,站在一条深巷尽头的大宅门前。他是一位年轻的心理医师,今天代替生病的老师应邀前来出诊。按过门铃不久,态度恭敬的看门人“吱呀呀”地打开有些年头的木门。楚风的...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禁忌游戏

    【禁忌游戏】简介:一、有种小吃叫灌肉大田螺,大号弹珠那么大的田螺,把里面的肉挑出来,和猪肉一起剁碎,拌上调味料、大蒜、生姜再塞回螺壳里,放进又香又辣的汤汁里熬煮,用牙签挑着吃。我小时吃过一次,只要想起就会口水...

    2021-09-22 长篇鬼故事
  • 空房有鬼

    【空房有鬼】简介:一自从出现了下岗这个词以后,许多企业改制了,也有许多企业倒闭了,连H市曾经的老字号企业S厂也未能跟上时代潮流的脚步。在这个时代,跟不上,就只有被抛下,所以曾经辉煌一时,曾经是几千人的国营大厂的...

    2021-10-15 长篇鬼故事
  • 惊悚之人鬼情未了

    【惊悚之人鬼情未了】简介:尘归尘,土归土,南方以南,岁月无边,天地玄黄,谁为主宰--题记<1.>可恶的阑尾炎让我不得不去医院里面。白天动的手术,晚上呆在病房里面不得动弹真是受罪,静下心来看见病房还是不错,洁白的房间,...

    2021-10-04 长篇鬼故事
  • 藤壶之死

    【藤壶之死】简介:纠缠于水中的头发“1905年,在著名的对马海战中,日本海军出乎意料地擊败了当时号称天下无敌的俄国波罗的海舰队。经各国军事家分析,俄国舰队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军舰的航速没有达到预期的速度。而使...

    2021-08-04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分享

    【恐怖故事之分享】简介:视频、图片、日志,你能想到一切的稀奇古怪的,动人心弦的,催人泪下的东西都拿来分享吧。分享他人的快乐。也分享他人的罪恶。小时候,大人就总说,好东西要大家来分享,但是我不明白,大家分...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韩国恐怖小说之耳朵

    【韩国恐怖小说之耳朵】简介:(一)我并不期待你会相信下面我要讲的关于我的真是的故事。但是如果连文章都不让我写,我会疯掉的。因为“他们”在逼近我。我害怕,手在颤抖,不停地冒冷汗。所有一切都始于那一天...

    2021-08-10 长篇鬼故事
  • 不要放过我

    【不要放过我】简介:1秋生已经是第九次画这幅画了,可还是怎么都无法完成,这是他最失败的一幅画了。他要画的是一幅行刑图:一个面容憔悴的宋朝女子,被缚于木柱之上处以剜目之刑。可是邪门的是,每次当他正准备画那女子...

    2021-09-02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