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鬼友鬼迷们来在线阅读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家里鬼故事,长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
手机阅读

恐怖故事之月亮河

2021-07-09 10:21:11 阅读 :

初风

我的脸色不太好,但那具女尸的脸色更糟。

她蜷缩在墙角,乍看上去像是冻僵了,用手一推便像根烂木头似地倒地不起。

她大约二十岁出头,一双散了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衣着打扮非常朴素,或者说有些邋遢:灰色的棉衣明显肥了两圈,宽松的牛仔裤很肮脏,沾满了黑色的油污,绿色的毛衣非常单薄。不过最吸引我的还是皮带。这条宽大的皮带几乎能和拳王的金腰带媲美,紧紧地勒在她纤细的腰上,透着股说不出的滑稽和别扭。

“怎么回事?”我冷冷地问老麻。

“不知道。”老麻愁眉苦脸,腰弯得更低,“两个小时前她还是个活人。”

老麻是我的房东。一年前我需要租房子时,经熟人引荐,我找到了他。他姓麻,但脸上除了老年斑外连一粒麻子都没有,而且自称最怕麻烦。

确切地说,他怕的是赚不到钱的麻烦。我租了二楼的屋子,用丰厚的租金堵住了他的嘴,偶尔也会让他帮点忙。闻到钞票香,不怕尸体臭,这种人其实很容易相处。

“她有没有说来找我的目的?”我问。

“没有。”老麻嗫嚅道,“她只是说要带你去达哈苏。”

达哈苏!

这三个字毒蛇一般钻进我的耳朵,窜到大脑,一股灼热令我感到窒息,视线有些模糊。窗外幽幽的晨光陡然变得如火焰般刺眼,窗口那颗歪脖的槐树开始熊熊燃烧,一个女人的身影在树杈上扭曲蠕动,迅速化为灰烬。

我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剧痛帮助我摆脱了幻觉。

我沉思片刻,伸手去解女尸身上的皮带。皮带扣得很紧,我花了很大力气才解开那个金属卡子。扯开皮带时我感到一种奇怪的滞涩感,仿佛它与皮肤粘连成了一体。

朝日初升,阳光照射在皮带上,黑红色的光芒折射进我的眼中。

老麻发出尖叫,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连忙用手捂住了嘴。

倒也不怪他,任何人都不会见过这种狰狞恐怖的皮带。从外面看很正常,但皮带里边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一样的尖刺,每一根都将近四公分,上边沾染着红黑色的血迹,甚至还有黄褐色的脓液。

女尸腰部的毛衣同样被相同的颜色浸透,我缓缓掀开,刚看了一眼,老麻就在身后忙不迭地低声叫唤起来:“快放下,放下!老天爷,肠子都……”

他没有说完,转身用手扶住墙开始干呕。

我翻遍了女尸的全身,只找出一个钱包,里边装着几百块钱和一张火车票:今天中午从这座城市直抵达哈苏的车票。另外还有一张折叠起来的白纸,我小心地翻开,上边歪歪扭扭地写了三个字:月亮河。

我的心沉了下去。

达哈苏是一座位于北方荒野中的小城,十几年前我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回去。至于月亮河,在达哈苏人的心中是一个传说,一种禁忌,一条从未有人见过的死亡之河。

我不清楚这个女孩为何会要我去达哈苏,更不清楚她是否了解我与达哈苏之间的渊源。但她来了,并且死在我的房间,这绝不是可以忽视的信号。

我想了想,逐寸地捏着她的棉衣,在衣襟处发现里边似乎有个长方形的物件。我掏出刀划破里子,从肮脏的棉花中取出了一卷黑色的录像带。

录像带没有任何字迹和标示,连生产商的商标都被撕得干干净净,不过我还是能分辨出这是种二十年前就停产了的型号。

确定没有遗漏后,我起身伸了个懒腰,吩咐老麻:“你去给我弄个录像机来,顺便找个可靠的地方存放尸体。”

“录像机好说,你留着尸体干什么?!”老麻瞪大了眼。

“别废话。”我扔给他一叠钱,“两个小时内解决。”

老麻摇头叹气地把钱揣进内衣口袋,“我迟早会被你害死,害得连棺材本都不剩……”

他嘟嘟哝哝地出去办事了,我把女尸拖到墙角,有条不紊地磨起了咖啡豆。我喜欢听咖啡豆在手磨里化为齑粉的动静,像极了骨头的碎裂声。

最近我的业务很忙,经常要通宵工作,每天早晨回到住处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煮杯滚烫的黑咖啡。

今年的冬天异乎寻常的寒冷,可是这种寒冷反而刺激了很多人心中的杀机。我每天奔波忙碌,想尽各种办法实现他们的愿望,忙碌归忙碌,生活和钱包一样愈发充实。

有杀人意愿的潜在客户通常面临两种选择:要么雇一个杀手,要么咨询一个犯罪策划师。前一种很常见,后一种是新兴的行业,发展空间巨大,所以我投身于此。

我和客户之间通常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能够狠下心除掉第一个障碍的人,遇到第二个障碍时自然不会优柔寡断。对他们而言,犯罪顾问和法律顾问同样不可或缺。

我并不是个嗜血的家伙,工作和爱好往往是两回事。比起酬金,我更看重客户所能提供给我的信息资源。

现在我就有一个从事投资咨询的客户,我拨通了他的电话。

“你好。”他的声音很开朗,“好久不见,某先生。”

“我有些事需要咨询。”我开门见山。

“请讲。”

“你那边有关于达哈苏的消息吗?一座小城市。”

“稍等,我查一下。”

我听到了话筒那边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

“简单地说,那是座没有投资价值的城市。它快完蛋了,至少从经济角度来看是这样。”他用典型的工作腔调介绍道,“怎么,你对它有兴趣?”

“那里有一座热电厂,现在情况如何?”

“耗光了当地的煤炭资源后,投资方在两年前撤资,有没有人接管我就不知道了。”

“投资者是谁,有什么背景?”

“不清楚。在我看来,那是个典型的盲目投资,失败在所难免,所以也没特别研究的兴趣。如果你需要,我倒是可以帮你调查一下。”

我想了想,“好的,下次我可以给你打折。”

“希望不会有下次。”他发出暧昧的笑声,“不过也难说。”

放下电话后我走进卫生间,镜子里的那个人有着张还算过得去的面孔,说是年轻,可眼角和额头已有了浅浅的皱纹,额头的发丝隐隐露出了几缕银色;说是衰老,但他的下巴和面颊的肌肉平整紧绷,双眼更是隐隐露出寒光。

“祝你二十二岁生日快乐。” 我对镜子里的人说,他对我露出狞笑,“听到了吗,达哈苏快完蛋了。”

经过一番琐碎的过程,咖啡终于沸腾着冒出了香气。我倒了一杯,面对这杯滚烫如火焰,漆黑如地狱的液体舔了舔嘴唇,然后一饮而尽。

热力还没有散尽,我就听到了老麻上楼时的沉重脚步声。

他气喘吁吁地夹着个沾满灰尘的录像机,花白的头发被风刮得乱作一团,“都办好了,我找了个在一家冷库管事的朋友,告诉他我有点年货要借他的地方储藏。”

“年货?”

“我买了几口白条猪,打算和尸体一起装进编织袋。”

“很好。”我说,“接下来你要做的是帮我装好录像机。”

他不情不愿地拉长了脸,但还是照办了。等到他离开后,我打开电视调低音量,放进了那盘录像带。

长时间的雪花过后,一幅略微变色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上。

是个晴朗的夜晚,圆圆的满月毫无遮拦地照亮了夜空。镜头对着月亮停留了十几秒,忽然下拉,面前出现了一片平整的柏油路面。摄像者扛着机器向前行走,颠簸的画面让人感受到他的脚步颇为沉重。

这里是一座三面环山的平地,远方山峦漆黑的轮廓宛如不动声色的观众,目睹着摄像者的行程。这段行程足足持续了将近十分钟,似乎永无尽头,就在我开始打算按下快进键时,画面出现了变化:一段铁轨出现在前方,直直地通向远方的黑暗。

铁轨出现得很突兀,因为那里既无车站又无厂房,让人根本揣测不出它的用途。摄像者在这里停留了片刻,镜头对铁轨做了个特写:与别的轨道没什么不同,灰色的路基和平滑的轨道在月光下一览无余。

摄像者继续前行,这次他仿佛更加疲惫,镜头摇晃得更厉害。大约走了两百多米,轨道的右边出现了一间灰蒙蒙的小房子,看上去像是工厂里常见的那种值班室。摄像者突然加快了脚步,越来越快,几乎是在奔跑,很快,铁轨上的出现了异常的东西。

就在这时,画面中断,雪花纹掩盖了一切。

我倒回录像带,定格在中断前的瞬间:尽管很模糊,但我能看出铁轨上堆着几个人,不,应该是五具尸体。卧在铁轨上的身躯支离破碎,肩膀以上的部位和双腿混成一团,那是火车急速驶过时惯性使然。

我皱了皱眉,真正令我惊讶的并非尸体,而是离尸体不远处的前方,铁轨赫然中断了,就像它莫名其妙的出现一样。

从扭曲虚空穿越出的火车,压烂了人后转而消失在黑暗中?

我将录像带快进到底,确定后边没有任何内容,收进包里,高声喊老麻上楼。

“我要出远门。”我简短地说,“别的事拜托你了。”

“你要去哪里?”他吃惊地问。

“达哈苏。”

达哈苏是我的梦魇,如今看来,消除梦魇或者被它吞噬的时候终于到了。

 1/15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鬼故事标题:恐怖故事之月亮河 - 长篇鬼故事
本鬼故事地址:http://www.niucheng.cc/changpianguigushi/1645.html

上一篇鬼故事:绞刑架之绝命外卖 下一篇鬼故事:网吧里的怪人

相关鬼故事文章

  • 危机虫虫

    【危机虫虫】简介:那天,我的眼睛里不小心飞进了一只小虫子,揉了揉就没事了。我奇怪,我并没发现把小虫子揉出眼睛,难道是我的眼睛把小虫子给吃了吗?1.眼睛大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这种不知死活的季节。当...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阳世阴宅

    【阳世阴宅】简介:顺利身亡林夏夏溜上了天台。皓月当空,凉凉的晚风慢慢地吹过。白天时,苏轩约她晚上在天台见面,想给小亚烧纸祭奠一下。就在林夏夏等得有些焦急时,身后传来苏轩的声音:“夏夏!&dquo;林夏夏...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青花瓷

    【悬疑故事之青花瓷】简介:一、新郎另有其人婚礼进行曲在圣姆多大教堂响起的时候。天忽然被浓重的乌云笼罩了起来。我站在教堂前面望着灰蒙蒙的天默默地吸着烟。新郎是我的好友秦风,新娘也是我认识的。她的名字叫夏威。秋雨的来临往...

    2021-08-20 长篇鬼故事
  • 鬼面春

    【鬼面春】简介:{锲子}初春的华意街人来人往,唯有尽头偏僻的珠宝店门可罗雀,牌匾上隶书“空颜斋”三字,数不尽的古意悠长。“听说空颜斋的顾老板能通灵,满足客人的愿望。”有女子步入...

    2021-09-30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死人的号码

    【悬疑故事之死人的号码】简介:第一章王晓丽因为连日忙活公公的葬礼,一连三四天都没有睡过一次好觉,所以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她睡得正香甜的时候,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搅醒了。她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原来是丈夫方慧成放在床头...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挖通地狱的挖掘机

    【挖通地狱的挖掘机】简介:在我的家乡,猎人这个职业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消失,我小时候还能常常在集市上遇见扛着土枪售卖野兔野鸡之类野物的猎人。现在国家管得很严,农村的土枪猎枪早就被收缴完了。谁要是偷偷打猎被林业派出所逮住,那是要坐牢的。所以猎人这个词,在我的家乡已经是往事了。...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礼物

    【恐怖故事之礼物】简介:壹为什么人们在面对二家蛋糕房时,总会感到快乐和幸福呢?从视觉上看,那里有整洁明亮的玻璃柜。里面整整齐齐宛如华丽珠宝一样呈现着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精美点心。对于我们那颜色单调内容乏味的现实...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魔术死师1987

    【魔术死师1987】简介:Chapter.01纪云苏感觉到自己是坐着的,在这个黑暗房间里的某张桌子边。头顶上是老旧吊扇发出的“咔嚓咔嚓”声响。她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劣质香水的味道,以及一丝莫名的凉意。这是姑妈家。她...

    2021-08-06 长篇鬼故事
  • 现代聊斋之驱魔

    【现代聊斋之驱魔】简介:“对不起,请你听我说一句话好不好?我们只负责起名字或者风水堪舆之类的业务。驱魔我们是不管的……当然不一样,你和猴子也是同一个起源,那能一样吗?我怎么就跟你讲不明白呢?你听好了,我们...

    2021-08-18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鬼娃

    【恐怖故事之鬼娃】简介:(一)一只死猫冬夜,雪花乱舞,寒风呼啸盘旋。我走在雪地里,每走一步脚步都非常重,似乎在用这种方法来宣泄内心的愤怒,我甚至停住脚步,在原地使劲跺着脚,大喊道:“罗浩天——你混蛋。...

    2021-08-1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