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鬼友鬼迷们来在线阅读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家里鬼故事,长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
手机阅读

微杀

2021-07-06 09:14:01 阅读 :

1

故事是从一条微博的评论开始的。我不知道现在把它写出来是否还来得及摆脱厄运。但大难当头,我必须孤注一掷。

作为一个写手,以前也被读者要求过用他们的名字作为小说主角的名字,或是干脆将他们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故事演绎成小说。只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因为很少有读者在我的QQ上,更不要说和我有什么直接交流了。微博的出现无疑破除了这种限制,因为有系统认证,读者很容易找到我。有一段时间我很乐意和读者在微博上交流,也因此成了微博控,直到那条评论的出现。

起初我并没有很在意,只是一个用户名叫“徐娜”的人在我的微博后面留言说希望我写一写关于她的故事。我并不是职业写作者,加上平时的学习很忙,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写小说,于是我婉言回绝了她。她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采用狂轰滥炸的方式继续要求。我的每条微博她都要留很多条评论,软硬兼施,一会儿说很喜欢我的文章,一会儿又说如果我不写的话就去找其他人。她还抓住我的好奇心理,说她的故事很恐怖,我如果不写会后悔的。

如此几天的较量,我放弃了,让她给我简单讲一下她的故事,很快她用私信回复了我。她说她本名就叫徐娜,是一名大一学生。她的男朋友江凯喜欢上了另一个叫童晓婉的女生,很坚决地跟她分手了。

“童晓婉是个狐狸精,她抢了我的男朋友。我要杀了她。”

我对她的故事大失所望,只劝她不要做傻事,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杀人犯法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如果我先自杀,然后再变成厉鬼来要了她的命,这样警察也没办法了吧。”徐娜接着回复了我一条私信。

聂小倩大战狐狸精,听起来确实是个不错的故事。看着电脑屏幕,我会心地笑了笑,决定不再搭理她。

“看来你不相信我的话。”半个小时后她又发了条私信过来。

我没有回复她,关上电脑睡觉去了。有一条过时的名言是这么说的:你永远不知道在电脑前和你聊天的是个人还是条狗。这个“徐娜”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并不清楚,也许是陌生的恶作剧分子,也许是我某个久未联系的朋友。即使她真的是普通读者,这样的校园恋情也多如牛毛,后面的那些话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来写她的故事罢了。

她停歇了两天没有骚扰我,我以为这事已经翻篇了。这天晚上我打开微博的页面,发现两个小时没登录竟然有一百多条微博提及我。我连忙点开来看,原微博是徐娜发的,她连续发了好几条,都提到了我,其他部分则是别人转发的。

——@小熊先生 快来看,这艳丽的红很漂亮吧。

——@小熊先生 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

——这种事不是谁都能经历呢,你说是不是 @小熊先生。

她的每条微博下面都配了一张不是很清晰的图片。图片里有一只手,手腕上有一条不浅的切口,鲜血沿着手腕滴落在地板上。再往上看其它图片,拍摄角度稍微发生了点变化,但依然看不到人脸,而地上的血迹越来越多。

她正在自杀!

我的全身瞬间布满了鸡皮疙瘩,胃也跟着痉挛起来。颤抖的右手拨动着鼠标的滚轮,那些转发微博的人都在评论这件事,希望我快点出现去阻止她。他们并不认识我,凭着经验猜测我跟徐娜或许有什么感情纠缠,所以她才会自杀给我看。手心里开始冒冷汗,我一下子慌了神,全都乱套了。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迟疑着按下接听,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电话那边的女声自顾自地推销着保险,我低声骂了一句,挂断了电话。短暂的愤怒让我从恐惧中稍微冷静了下来。

徐娜正在自杀,可是我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我点开她的资料,才发现她跟我在同一个城市里。

我看了看时间,她已经有半个小时没有更新微博了,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当下救人要紧,我连忙自己转发了徐娜的微博,简单解释了两句,希望认识徐娜的人能帮忙阻止她。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我,我只有贴出徐娜发给我的私信截图另发一条微博。

——说不定她已经死了。

——你答应写她的故事不就好了,现在闹出人命来了,你满意了?

——说白了,是你杀了她。

很快有人在我的微博下面如此评论,这让我头皮发麻,多少有些后悔和莫名的恐惧。我给徐娜的账号发私信,可是她并没有回复我,她的微博也没有再更新。我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翻看徐娜以前的微博,企图寻找到一点点这只是个恶作剧的踪迹。

她的微博开了有将近半年,发的微博不多,大部分都是心情文字,偶尔也会提到她男朋友江凯的名字。自杀的这几条微博是两个小时前陆续用手机发出来的,而在这之前有十来天她没有更新微博。

难道是因为失恋了心情不好所以没上网吗?我一下子搞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心里更加忐忑不安。微博下的评论我也不敢点开看了,他们将杀人犯的帽子扣在我头上让我浑身不舒服。我拿出手机给本地的一个朋友打电话,他在公安局工作,叫白暮然。

“你惹上风流债了啊?”听了我的叙述后他调侃道。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万一真出人命怎么办?”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我可能也没办法。徐娜这名字太普通了,估计很难短时间内找到啊。而且她用手机上网,要其它部门协作才有可能锁定位置。”白暮然叹了口气道,“只能明天了。”

“那一切可就都晚了。”我焦急道。

“你别想太多,关上电脑好好睡一觉。网上的事真真假假。”白暮然说到这笑了起来,“上次我们也碰到过一个自杀直播的,千辛万苦找到了他的住所,破门而入。你猜怎么着,这混蛋发完贴子正玩网游呢。那情形别提多窝火了。”

听完他的安慰,我稍微放宽了心。我不是救世主,即使这事是真的我现在也无能为力。这样想着我关了电脑躺回到床上。虽然是辗转反侧,但半个小时后我还是睡着了。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鬼故事标题:微杀 - 长篇鬼故事
本鬼故事地址:http://www.niucheng.cc/changpianguigushi/1636.html

上一篇鬼故事:盗墓鬼故事之镇魂浮屠 下一篇鬼故事:绞刑架之英雄

相关鬼故事文章

  • 失魂曲

    【失魂曲】简介:午夜,星光透露出丝丝的暧昧。三星级的豪华套间里,一名女子从沙发上缓缓起身,将一张唱片放进放映机里。之后,她曼妙地转了一个身,将身体陷入软软的沙发里,端起了妖娆的红酒。音乐,恰在此时响起...

    2021-10-12 长篇鬼故事
  • 我之死

    【我之死】简介:【引子】没错,我已经死了,当我纵身跃下、划出并不完美的弧线、重重摔落在地上的那一刻;当我颤栗着站起、回头望着那副惨不忍睹的肉身躯壳的那一刻;当我瞳孔中的影像凝固了世界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

    2021-10-02 长篇鬼故事
  • 诡电梯

    【诡电梯】简介:楔子维修工老白沿着昏暗的台阶上行,来到酒店天台铁门前,摸出钥匙,准备打开那把挂在门把上、早已生锈多时的铁锁时,却诧异地发现门把上根本就没有锁。他重重跺了一下脚,头顶上方的感应灯亮了,紧急楼道...

    2021-10-13 长篇鬼故事
  • 入墓三分

    【入墓三分】简介:徐芬是某知名酒店的一名普通的保洁员。一直以来她都是勤勤恳恳的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直到有一天,她不小心把拖地的水撒了几滴在一个女客人的身上。她的生活就开始变得倒霉起来。即使她不停的道歉,也没有...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捉迷藏

    【恐怖故事之捉迷藏】简介:十五年前这是一片老旧的棚户区,棚户区里的胡同一条挨着一条,多得数不清。每拐过几個胡同,就能看到一棵歪脖子树。这里大多数人家的走廊里都没有灯,进去之后,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据说棚户...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严刑

    【恐怖故事之严刑】简介:PART.01我认真地看着手里的照片: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趴在桌子上,像是睡着了似的。“死因确定是窒息吗?”我把照片还给高升。“确定。”他点点头,“现场没有被...

    2021-08-18 长篇鬼故事
  • 蝶衣巷

    【蝶衣巷】简介:一、碟衣巷八点碟衣巷里的风很大,一下子将我的头发全都撩了起来,像一只只幽怨的手在触摸着我。一连三个晚上了,都是八点,什么动静都没有,这让我和明达很是失望,我们躲在绿化带里,瑟缩着,明达...

    2021-07-13 长篇鬼故事
  • 冰裂

    【冰裂】简介:这是可以说是很久以前的发生的事了,那时候我的爷爷还是一个十七八来岁的小青年!那时候正值民国时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那时候的人,生存极其不容易,但凡有一点点的活路,不论是什么,都会去做!而我要说的,正是我的爷爷在这跑马生涯中,发生的一件,颇为“有趣”的故事。我的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太爷爷,赖以为生的,正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催生的一种职业,跑马!跑马,就是将某些地区的价格相对较低特产收购起来,然后运往一些有需要,价格又较高的地方出售掉,以赚取差价的一种职业。而根据收货,出货的地方的不同,又有不同...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五行残

    【五行残】简介:骄阳似火的正午,柳婷婷拾起双手放在眼睛上来遮挡强烈的阳光。突然,一阵强风袭来将她卷进了身后的树阴里,之后,她就再也动弹不得了。“这是怎么回事?&dquo;柳婷婷着急地扭动着身体,无论如何挣扎...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鬼怨咒之诅咒笔记

    【鬼怨咒之诅咒笔记】简介:传说,校园里有个诅咒笔记本,只要把诅咒写在上面,就能成真。现在这个笔记本落在两个女孩手中,她们会拿它干什么?这天下午,萧潇一个人在寝室,她的室友程斯诺去图书馆了。萧潇想跟自己的男朋友莫...

    2021-10-10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