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鬼友鬼迷们来在线阅读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家里鬼故事,长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
手机阅读

噬梦魔

2021-06-19 10:29:04 阅读 :

1

你遇到过噬梦魔吗?老爸说,每个大人都曾遇到过噬梦魔,只是就算看到,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去年底,住在后街的女生弄丢了她的猫咪——我不认识那个女生,也不真的认识那只猫咪,只是偶尔放学时会看到它在路边晒太阳而已,这种时候,如果附近没人的话,我会去摸摸它,它跟其他猫咪不一样,它会让我摸,其他猫咪不让我摸通常是因为它们不认识我,不过,我也不知道那只会让我摸的猫咪是不是真的认识我,因为有一次我的同学去摸它,它也让他摸了,而他跟它是第一次见面,我想,那只猫咪大概是不管谁来都会让人摸的吧——扯远了。

总之,那只猫咪现在已经不见了,可能是被别人抱走了。老爸说那么乖的猫咪放在外面本来就很容易被人抱走,也可能是绳子没绑好,它自己跟朋友跑掉了,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一只白色的、身上有灰色花纹的猫咪,那可能就是它,也可能不是,只是刚好长得很像的猫咪而已。噬梦魔就像这样子,你说不定早就遇见过它了,可是你不会知道它是不是噬梦魔,你也不会特地去问它,因为它跟你的语言不通,就像你跟猫咪一样,而且更多的时候,你可能遇到了却装作不知道。

老爸曾说:“有些大人——少数的大人,其实很早就知道自己遇到过噬梦魔了,只是他们不想承认而已。”我问他:“为什么?”“那是因为他们还想继续做梦,但当你知道那是梦的时候,你就没有办法再继续梦下去了,因为那表示你已经醒了。”他这样说。

“可是有时候,如果你赶快睡回去,其实还是可以梦到刚刚的梦的。”我这样跟他讲,但他只是笑了笑,说:“那种几率很少,可遇不可求。大多数时候,你只会梦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而已,而且就算你这次可以梦到最后——梦境也通常不会像一开始那么美好。”

说了半天,还没提到我老爸是做什么的,我知道你可能没什么兴趣,但因为这跟我刚刚讲的话题有关,所以我还是得告诉你才行,我老爸是个飞行员,不过他的工作内容可能跟你想象中的飞行员有一点点不一样,他不用在国庆节表演,也不用飞到别的国家去丢炸弹。该怎么说呢,虽然我觉得直接说出来有一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让我直说吧:他的工作就是负责抓噬梦魔。

我知道你一定会说我在开玩笑,或是我被我爸骗了,不过,我也不指望你相信,所以没关系,你听听就算了,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爸是全天下最不会说谎的家伙。

事先声明,我不是在推销我老爸,不要误会,只是关于他的事还必须多说一些,这样我才能好好地把接下来的事——尤其是关于噬梦魔的那些事讲给你听。

2

我小时候——忘了是几岁时的事了,总之应该是五岁以前吧,有一阵子我每天跟我老爸吵,说我想要一个弟弟——这话现在想起来真让人脸红,不过毕竟我那时还不太了解制造小孩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知道得也不多,只是大概知道一点,我还是很纯洁的,请相信,我那时一直深信只要想办法说服我老爸找个女人结婚,我就可以有个弟弟跟我一起玩,虽然当时我身边所有有兄弟姐妹的人都告诉我,那不是个好主意,后来他大概是被我烦得受不了了,有一天他出门后,一直到太阳完全下山了才回来,而且还抱了个小婴儿。

后来我发现照顾小婴儿是全天下最糟糕的差事,就没有再跟他吵了,不过当那个小鬼稍微长大后,我发现照顾小孩有时候还是很有趣的,我们会玩乐高积木、变形金刚或是遥控赛车之类的——除了我的遥控车或飞机老是被弄坏,还有“我弟”并没有小鸡鸡之外——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是很确定,这一定是当初我跟我爸在沟通上出了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你应该会觉得我跟我妹——虽然直到现在我还是宁可叫她“老弟”——大概都是我爸收养来的吧?不,我在这里要很严肃地告诉你,我跟我妹妹都百分之百是他的骨肉,只是我们没有妈妈,不是我们的妈妈跟人跑了或是死掉了,而是一开始就没有这个人。

请别误会,我这样说不是对她有什么仇恨或者其他什么,而是真的从一开始就没有。老实说,这方面的细节我不太想去追究,不过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老爸他从来没真的对我们说过这方面的事。

当然,小时候,我也曾经怀疑过自己不是老爸亲生的,也怀疑过我妹是偷抱来的——照我上面的说法看来,的确是很像,尤其是我妹,她的肤色跟头发的颜色都很淡,而且还有些自然卷,这有点像混血儿,可是我跟老爸的头发都是直的——我的发色比起我爸略微淡一点,我爸的头发就完全是黑的,不过最近多了些白头发,他对这件事简直在意得不得了,但我一直觉得全白明明就很帅,搞不懂他为什么想尽办法遮遮掩掩——我又扯远了。

我曾经问过我老爸,为什么只有老妹有卷发,他告诉我,那是“鸡音”的关系,因为他有自然卷的“鸡音”,所以我老妹才会有卷毛。

当时我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告诉他“可是你没有卷发”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他很认真地回答我,他有卷头发的“鸡音”,只是没有显露出来而已,我问他“那以后你会有卷头发吗?”他说不会,永远也不会,我回问他“那你怎么知道你有卷头发的‘鸡音’?”他说,因为妹妹是卷头发。我很困惑地想了想,因为这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最后他摸摸我的头——他很爱摸我的头,我曾问过他为什么老爱这样,他说因为他自己的头不好摸,然后告诉我一个千篇一律的结论——“等你长大后就知道了”。

当时我一直不了解为什么鸡的声音会让老妹的头发变卷,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应该是“基因”,跟鸡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就算是到了现在,我也依然不甚了解基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爸当初告诉我这个词,是因为他指望当时才七岁的我能理解那么复杂的东西吗?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对我期望过高还是单纯的缺乏常识。

虽然,现在我已经完全确定,我不可能不是我老爸亲生的,但我也很清楚,我跟我老妹并没有妈妈——我猜老妹应该或多或少知道这回事,因为她很爱看书,她看过的书比我看过的还多,她一定知道我们是怎样来的,只是她跟我一样,不会无聊到拿这种事去问老爸,那太尴尬了,大家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鬼故事标题:噬梦魔 - 长篇鬼故事
本鬼故事地址:http://www.niucheng.cc/changpianguigushi/1533.html

上一篇鬼故事:乾坤转 下一篇鬼故事:判官道

相关鬼故事文章

  • 我的手机有鬼

    【我的手机有鬼】简介:前记: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大地之神女娲创造人类,众生定六道轮回......人类不断完美,战争不断,怨灵不断增加,地狱不空,地藏不出......正文: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梦雨,人如...

    2021-09-28 长篇鬼故事
  • 新聊斋志异之红玉

    【新聊斋志异之红玉】简介:他心情有些低落,想找个朋友开解一下。他得抑郁症已经有些年头了,这让他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特别是今天,他难受得快要爆发了。他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和这个特殊的日子有关。7月14日,就是这个日子,二十年前的这个晚上,曾经发生过某些事。...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过站

    【过站】简介:录像的时间是今晚,鬼门开也是今晚。说真的,不得不佩服台湾人的生意头脑,什么节日都能商业化,就连鬼月也能企划出这样一个试胆节目出来。我跟另外三名参赛者坐在一起听着电视台人员的解说,其中只有一名...

    2021-09-30 长篇鬼故事
  • 勾魂伞

    【勾魂伞】简介:1、来历不明的红雨伞伊婧没有想到,一把伞会改变她的生活。那天晚饭后,她没有上晚课,独自出去逛街,走进了一家时装品牌店,在试衣过程中,她发现试衣间的墙壁上居然有很多涂鸦,和教室桌子上...

    2021-07-10 长篇鬼故事
  • 绞刑架之绝命外卖

    【绞刑架之绝命外卖】简介:【引送餐?送命?】1.U质餐厅订餐外送单。订单编号:BJSD48484849320491订单类型:网上订餐,预付款客户:刘女士订单明细:番茄培根披萨(9寸)×1蔬菜...

    2021-07-09 长篇鬼故事
  • 僵尸新娘

    【僵尸新娘】简介:【楔子】“不好啦——不好啦——新娘不见了——”衣着艳丽却身材臃肿的媒婆一边叫嚷着一边气喘吁吁地从里屋跑进院子,刚好和一个送酒菜的丫鬟撞了个满怀。弱不禁...

    2021-07-11 长篇鬼故事
  • 诡异怪谈之人凋

    【诡异怪谈之人凋】简介:1董丽遇上一个挽着花篮的卖花姑娘,见到一种从未见过的花,花形似向日葵,叶片阔大,花蕊厚实,花瓣紧密重叠,红紫两色,艳美异常。“这花开得好霸道啊!”她有种莫名的感慨。&ldqu...

    2021-09-20 长篇鬼故事
  • 我站在死神的对面

    【我站在死神的对面】简介:一从记事起,我就一直生活在一个圈子里。老爸老妈,姑姑阿姨,舅舅叔叔,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邻居。两大家族既是邻居又是亲家。后来我上幼儿园,也是大院里面的退休教师开的,后来上学前...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消失的母亲

    【消失的母亲】简介:刘哲是一个高三学生,他从小就随父母来到了城里,父亲刘建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啥技艺,也就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在城里租的房子,一直是刘哲和母亲居住,刘建军偶尔回来一次。刘哲高三学业紧张,住的地...

    2021-06-17 长篇鬼故事
  • 诡异故事之青之瓷

    【诡异故事之青之瓷】简介:1.奇特的青瓷瓶范黎与出水冒雨来到刘府为刘翎鉴定玉器。刘翎的父亲刘涛已去世半年了,他生前喜欢收藏玉器,是古董店的老顾客。玉器是一件巨大的宽口青瓷瓶,最大直径约有一米,高达两米!瓶面上的雕...

    2021-08-12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鬼故事